场外配资阳光化左右走

声势浩大的场外配资清理工作早已开始步入尾声,股票配资公司也在牟取暴利以后开始走下神坛。而从目前管理层的高压态势来看,场外配资行业未来的阳光化运行估计短期内未能实现。

“围剿”临近尾声

从6月中旬开始,管理层总算开始实质性清除场外配资。而在一个半月以后,伴随着市场的急剧动乱玉溪股票配资公司,“有毒资产”的清除工作也总算接近尾声,配资公司悉数宣布暂停营业,或纷纷转行。

北京商报记者日前通过“配资公司”、“股票配资”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后发觉,绝大部分配资平台已经把股票配资业务暂停,转而举办其他业务。以米牛网为例,“股票抵押融资”业务中仍然显示“当前无可融资产品”,钱程无忧、不差钱则在7月14日纷纷发布公告称停止股票配资相关业务,此前从事配资业务的P2P平台PPmoney早已从网站上拿掉了股票配资的标示。而一些配资平台则好像“人去楼空”。如中国股票配资网(杭州远发配资旗下网站)的客服电话早已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而上海腾信资产股票配资公司的客服电话则在接通后立刻提示,“对不起,呼叫不成功,请稍后再拨”。

而在此前,申万宏源曾预计,民间配资公司全国约为1万家。由此可见,随着清除工作的深入,配资公司的野蛮式下降总算受到了控制。“现在不能新开帐户,HOMS不能往帐户内补钱了,只有存量帐户仍可继续运作。”曾经是小型规模的股票配资平台相关人士李雷(化名)如是说。

而这场清除场外配资的工作,前后持续了约4个月。从4月17日证监会明晰规定“不得以任何方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开始,监管层的去杠杆手段逐渐加压,而对配资打击最大的则无疑是7月12日,监管层宣布禁止帐户持有人通过期货帐户下设子帐户、分帐户、虚拟账户等形式违法进行证券交易。而对于场外配资依靠的恒生公司HOMS系统、上海铭创FPRC系统和同花顺系统,证监会也都先后进行了监管和整治。在7月16日,恒生电子关于HOMS系统下的配资业务提出了三点具体举措,包括关掉HOMS系统任何帐户开立功能、关闭HOMS系统现有零资产帐户的所有功能、通知所有顾客不得再对现有帐户注资,这被觉得是对于配资公司的致命打击。

坐等数钱时代结束

“非常暴利!”说起配资行业的吸金能力,李雷用了这样的词汇。据他介绍,公司是从去年春节开始经营股票配资业务的,当时的上证综指仍在2000点附近徘徊,而后随着指数突破上行3000点,股票配资业务开始出现爆炸式下降,几乎所有的公司业务都非常火热,最鼎盛的时侯,很多顾客连跑几个平台都融不到钱。

玉溪股票配资公司_四川股票配资公司_杭州股票配资公司

起初,李雷所在公司的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仅今年就实现净利润8000多万元,净资产收益率高达800%多,由此可见股票配资行业的暴利。而借助着200多倍的杠杆经营,公司总资产最多的时侯曾达到180亿元。“今年注册资本降低到了8000多万元股票配资,如果监管层没有限制配资的话,估计明年能做到380亿元。”李雷如是说。

实际上玉溪股票配资公司,很多配资公司都在做着空手套白狼的游戏。“配资公司先拿资金去申请伞形信托,伞形信托出来之后再通过恒生的HOMS或则铭创的FPRC系统将伞形信托帐户切割成大小不一的子帐户,给配资者使用。配资者交保证金给配资公司,配资公司拿到保证金后再去申请新的伞形信托,一直循环下去。”北京一位行业内人士解释了配资公司的运行原理。而理论上讲,配资公司可以借助杠杆经营做到无限规模,利息差则是它们挣钱的稳定来源。“银行等方面批发资金的月息在7%-8%左右,而配资公司借给顾客月利率不高于1.15%,综合算下来,年息差净挣10%以上。”上述业内人士称。

风险仍在 转型难行

不过,曾经的暴利行业已然终结,配资公司也纷纷筹谋变革。“公司准备舍弃配资业务变革做阳光私募。而业务单一的配资公司则很难变革,大多被迫关门。配资是比较独立的一种业务模式,跟其他证券类没哪些相关性。”李雷说。而北京一家配资平台负责人则表示,一些配资公司开始由线上转入线下。不过,在该负责人看来股票配资,由于技术的限制,线下配资规模扩张的速率会特别慢,规模很难扩大。

杭州股票配资公司_玉溪股票配资公司_四川股票配资公司

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看来,股票配资并没有法律上的明晰定义,法律上明晰定义的是与其类似的期货公司融资,这使股票配资很可能属于法律盲点。而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证券部校长王智斌也觉得,“由于股票操作通常是在融出方的帐户下进行,实际上是融资方出借了自己的股票账户给融入方使用,这是《证券法》第80条严禁的交易行为,而这也是本轮监管部门清除场外配资遵循的重要法律依据”。

徽商期货北京营业部分析师王盾表示,股票配资过程中各个环节都是在挣一个月息差,资金越滚越大,一旦市场急剧下跌,银行资金会遭到牵涉,最终订购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也会遭到牵涉。同时,来自民间的资金规模非常大的话,将赶超民间借贷,成为地下建行,监管风险很大。而民间配资公司的资金要不要托管,也没有法律划分,不利于监管层控制风险。

与此同时股票配资,股票配资的高杠杆风险更为值得注意。虽然杠杆比例早已从最初的1:5降至1:2左右,但市场风险仍然很大。据了解,在前期反弹过程中,有的配资公司曾在三天就强平逾7亿元,相当于深市当天成交的千分之一。而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觉得,违规场外配资最大的害处在于不透明和不实名。

阳光化运行短期渺茫

玉溪股票配资公司_杭州股票配资公司_四川股票配资公司

然而,就当清除步入尾声的时侯,7月30日,证券业协会发布的《场外证券业务备案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又使不少股票配资平台负责人开始心存希望。不过,在专业人士看来,股票配资平台阳光化运行短期依然渺茫。

在肖飒看来,股票配资如果纳入场外期货业务,最接近的模式是《管理办法》中提及的场外期货资产融资业务。而《管理办法》要求场外期货业务进行备案,目的是为了强化监管,该《管理办法》对于股票配资能否复活在根本上没有影响。“股票配资被喊停的症结在于其模式的违规违法,行业商会的《管理办法》作为一个效力层级低的文件,即使将股票配资纳入备案的范围,如果股票配资依然遵照老模式,仍然不能遭到法律保障。”肖飒称。而王智斌也表示不存在场外配资阳光化的空间,除非有重大立法变化。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觉得股票配资存在阳光化运行的可能,只是须要漫长的等待。“若要规范化股票配资就须要更改相关法律,需要的时间较长。”宋清辉称。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吕随启觉得,未来可以通过调整法律法规的框架,在承认股票配资的同时进行合理疏导。而在王盾看来,即使未来股票配资阳光化,其暴利空间也将大大缩水。肖飒则觉得,无论如何,股票配资都未能再做到之前的火热程度。“在线下借助个人帐户的老模式或则HOMS系统革新后加入实名制要求,可能会是股票配资的突破口。”肖飒称。

END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ggg.net/115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18883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