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金融杠杆系列六:如何能够真正去杠杆?

腾讯“证券研究院” 李奇霖 联讯证券监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

往期回顾:

系列五:根源在哪?市场到重要平台

系列四:资金辗转为什么要去杠杆?

系列三:如何跟踪估算金融杠杆?

系列二:金融杠杆是如何加上去的?

系列一:金融杠杆到底是什么?

上篇文章,我们提及金融“去”杠杆需要政府和监管部门发挥“顺和引导”的作用,让资金流向它该流向的地方,而非在金融系统内集聚。作为系列的最后一篇,我们来谈谈监管对“金融去杠杆”的作用,以及监管未来会怎样“金融去杠杆”。

金融去化的杠杆之前说到有两种:一是微观上金融机构借助债券回购市场加的杠杆;二是借由“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的同业链条加上去的宏观上的金融杠杆。要去化这两种杠杆,一行三会须要通力协作,既要保持一个合理的货币流动性环境,审慎推动,又要推动颁布落实监管政策,从源头与过程上阻断同业链条的运作。

对于第一种模式,它倚靠的是平稳且修身的资金面,所以要去化这个微观杠杆,央行可以采取拉长OMO年限、上调OMO政策利率等形式提升隔夜与7天回购的利率中枢,压缩套利空间,也可以让建行超储维持在较低水平,利用OMO“削峰填谷”,在维稳农行内部流动性稳定的同时,提高非银加杠杆所需资金利率的波动与风险,倒逼非银机构去化杠杆或以更长时限更为稳定的资金来加杠杆。

而保监、证监则要颁布相应的新政股票配资,统一自营与产品户的杠杆水平,规范代持等隐性加杠杆的手段,严查违法超出杠杆红线等行为。这些方式对于去化第一类杠杆短期内起效较快,但反复重来加杠杆的速率也快,往往呈现一个波动反复的规律。

对于第二种模式,要针对源头和各个环节来入手,逐一分析监管切入点,主要包括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等项目。

先说同业存单。过去同业存单出现本义是好的,是央行将同业存款透明化、标准化,是一种进步的产品创新,本身是无过错的。但它在颁布之时欠缺有效监管,银行发行存折不受地域、缴准等限制,入表记作应付债券,做着同业负债的事却不占用同业负债的额度。因此在过去三年时间里,同业存单发行量迅速攀升,成为同业套利链条的源头。

对于同业存单的监管,央行早已有所行动,最新的MPA考评体系早已将其列入MPA体系中的同业负债项。但这一措施预计影响不大,三个缘由:第一,MPA考评体系里同业负债的分值有限,只有25%,对MPA考评总体成绩是否合格没有决定性的影响;第二,现在央行同业存单政策的对象是资产规模5000亿以上的建行,都是些大行,经营风格相对稳健有序,受众面不大;第三,纳入时间,这个时间现今订在了2018年一季度,相对比较充沛,银行虽然如今同业存单超发,在负债年限基本在6个月以内,不达标的建行一样能及时进行调整。

但可以想象的是,同业存单未来仍会是监管的重点对象,这次将5000亿以上的建行列入只是一个先锋。在保监整改到一定程度,此前发展较为激进的中小银行的同业业务有所收敛股票去杠杆6,已经具有一定的监管基础后,同业存单列入同业负债比列,且不能超过127号文规定的三分之一比列要求大几率会适用在整个银行类机构。

再看同业理财。过去好多建行借助同业理财进行扩充理财规模,表外不摊销少摊销、假清单的问题层出不穷。银行买同业理财,一般有两种记帐方法,第一种形式为直接记入同业投资,按照20%或25%的风险权重摊销加权风险资产;第二种方法是穿透至底层,根据底层资产摊销,这是监管层所推崇的,在实际处理时,银行一般是按照发行方所给的底层清单摊销。但这些摊销形式常常是不确切的,偏向于高估的,因为一方面发行方为提升资管产品的吸引力,往往会出示低风险权重的假清单,便于订购方入表处理;另一方面,资管产品的底层资产会流动,管理者会可能会频繁调仓,银行表内无法保证同步更新。

同时同业理财多数其实被认定为非保本,但在销售环节,很多建行就会出议付或第三方补充合同;约定只有双方同时在场的情况下才会拆包,或者明晰“若选购方在不经销售方同意情况下私自将合同提供给第三方股票配资,则销售方保证理财本息利润兑付的承诺作废”,其目的是为了将非保本的同业理财弄成保本的,便于销售并躲避监管复查。

所以在资产配置逃避监管限制、违规销售等多种顽疾的助长下,银行发行与订购同业理财的热情非常激增,再加上同业存单与同业理财之间存在的价差,发存折买理财的通道非常通畅,这就构成了金融同业杠杆起来的第一步。

所以要抑制同业杠杆,就必须严格对同业理财进行监管。对于“假清单”的问题,这里须要考虑严格底层穿透,如果建行订购同业理财产品须要根据投向进行真实摊销风险,银行通过同业理财做资管套利的意愿则必然减小;对于“少摊销,不摊销”,如果监管要求同业理财根据真实的投向摊销资本权重,为节省净资本占用,购买信用债和委外等资产配置行为将会遭到影响。

但是底层资产变动问题没有有效解决。,对此监管似乎可以分辨对待。对于缺少流动性的非标资产,严格上去,真实摊销是没有问题的;对于具有较强流动性的转债资产,监管似乎可以一刀切,比如统一根据100%的权重给以摊销,避免出现假清单显示为利率债、实际为高风险信用债的问题出现。

最后看委内资管端。这是整个同业链条的最后一棒,这一棒所领到的负债资金比较贵,在刚兑的传统下股票去杠杆6,非银资管好多时侯须要去加风险、加杠杆与加久期,牺牲流动性获得高利润满足负债端的高成本。但是这些情况下,流动性风险在不断拉长的同业链条中被放大,负债端与资产端的期限错配与流动性差别越来越严重,一旦发生偿付困难或续借压力,就容易形成流动性风险,影响金融系统的稳定。

为此在监管之时,监管起码须要做好两个问题,其一是对流动性风险进行管控,减少期限错配,使资管产品的时限与所投资产品的存续期相匹配,避免在金融市场流动性紧张时发生拥挤抢负债,资本市场出现急剧波动的现象出现。

其二是要降低多层嵌套。过去加上去的金融杠杆很多是层层委托加上去的股票配资,其目的在于逃避相应的监管,比如一个信托贷款,可能会经过“银监-证监-银监”的监管主体转移,从而达到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目的。

其三要打破刚兑,使资管回归本源。在好多时侯,作为管理者的非银机构要冒风险就是由于要对买者“刚兑”,再往上,银行理财资金为何要委托给非银机构做委外,也是由于负债成本很高、资产利润过高,自身难以覆盖又要“刚兑”。在具有“刚兑”传统的环境里,如果没有给到预期的利润,那么作为管理人的非银机构与农行就可能面临名誉损害、客户流失等困局,这一点对于中小型的机构而言,尤为显著。

因此,在未来假如想要阻断“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的同业链条,打破刚兑传统,引导资管业务回归本源,引导预期收益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变就至关重要了。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一切有关本文涉及上市公司的确切信息,请以交易所公告为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END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ggg.net/185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18883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