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个人还钱借帐户炒股算不算配资?已有法官根据新期货法做出裁定!

向个人还钱借帐户炒股算不算配资?已有法庭根据新期货法做出裁定!

股票配资法院

上海证券报 07月18日09:34

股票配资法院

权威、深度、实用的财经资讯都在这里

每当A股市场行情火爆,场外配资也会有显著的抬头征兆。向配资公司借钱炒股,多数投资者早已才能辨别这些行为的不合法性。中国证监会也在近日集中爆光了258家非法从事场外配资的平台及其营运机构名单,向投资者提示风险。

但有一种比较特殊的模式,即自然人与自然人之间订立《借款协议》或者《资金使用协议》,约定借用资金规模、保证金、利息、平仓线等条款股票配资,并伴随出借期货帐户的行为,这种类型的民间“炒股合作”,究竟算是民间借贷,还是场外配资呢?

近日,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日公开了2则裁定文书,小编发觉,该法庭早已按照新证券法的条款对涉案协议的效力及双方民事责任重新做出了裁定。

先划重点告诉你们结果:第一,上述自然人与自然人之间的资金使用合同被认定为用资方借用配资方期货帐户进行场外证券融资交易的协议;第二,双方签订的资金使用协议效力被认定为无效。

相似的还钱炒股合作模式

两则案例有一些共性,小编梳理发觉,二者有着相像的“借钱炒股合作”模式,也有相像的“穿仓后被逼债”结局。

案件中学五人的“合作”是这样举办的:

南昌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法院_股票咨询和股票配资

2018年6月8日,双方当事人根据先前的《资金使用协议》模式达成口头合同,由顾某、朱某提供期货帐户及资金800万元,宋某提供200万元保证金,上述总计1000万元资金汇入朱某的银河证券22×××93帐户,交由宋某投资股票。双方约定宋某按本息800万元,年利率11%,按月向顾某、朱某支付资金使用费。

案件中学二人的“合作”与案件一大同小异:

2018年3月5日,双方当事人签订欠款合同。马某有欠款炒股需求,孟某有资金,经双方协商,马某向孟某支付250万元的保证金,孟某向马某提供欠款1000万元,借款和保证金资金用于股票二级市场投资。孟某将个人026×××85的期货帐号提供给马某,借款利息每月为欠款金额的1%,即每月支付月息10万元。双方还约定了警戒线、平仓线等条款。

双方走到诉诸法院的地步,可想而知加杠杆借钱炒股的结局并不愉快。

案例中学宋某主动平仓,仍有150余万元没有还上,还写了一份还贷承诺书。案例中学,由于孟某的期货帐户内资产常年处于平仓线以下,孟某对该帐户进行强制平仓,并对帐户密码进行了更改。

两个案件均因借款者没有还上欠款,被出资方告上法院。但是借款者均以对方举办的是非法的场外配资提出起诉,提出起诉的过程适逢证券法修订,法院会怎样裁定?

法院明晰:合同无效!

当事双方诉诸法院,无非是欠款方想少还一点钱,出资方想多要一点钱,这背后最大的争议焦点便是案涉合同的效力问题。

案件中学,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基于国家法律新政的调整及诉讼裁判尺度的变化,对本案协议效力及双方民事责任做出新的衡量。

对于《资金使用协议》合同效力,法院觉得,本案中,双方没有签署书面协议,但对二审法官认定的双方口头达成的《资金使用协议》内容,双方均无实质异议,合同内容才能确认。根据协议内容及在案证据,该协议是用资人宋某使用配资方朱某期货帐户进行场外证券融资交易的协议,属于证券市场外的融资融券行为。

南昌股票配资_股票咨询和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法院

根据2020年3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2019年修订)第一百二十条规定,融资融券应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核准,取得经营期货业务许可证方可施行,而且除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期货融资融券业务。

同时,本院注意到股票配资,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五十八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背规定,出借自己的期货帐户或则借用别人的期货帐户从事证券交易。

本案双方约定的场外融资交易,不仅未经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核准,涉及期货公司方可经营的业务事项,而且违法出借及借用期货帐户,违反了上述法律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当依法认定无效。基于上述,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双方之间的《资金使用协议》无效。

出贷方月息损失主张不予支持

合同被判无效,借的钱就可以不还了吗?答案并非这么。

南昌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法院_股票咨询和股票配资

法院对于无效协议下的民事责任是这样认定的:

案例中学案涉《资金使用协议》无效,双方因协议取得的财产,应当互相退还;宋某所实际借取的800万元货款应该退还给顾某和朱某,因此前已先后实际退还260万元、3798628.86元,尚应退还1601371.14元;顾某和朱某所取得的“资金使用费”174685元亦应该退还给宋某;两相相抵,宋某尚应退还朱某1426686.14元。

案件二的案涉《借款协议》同样被认定为用资方借用配资方期货帐户进行场外证券融资交易的协议,相关场外融资交易除了未经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核准,涉及期货公司方可经营的业务事项,而且违法出借及借用期货帐户,违反了法律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当依法认定无效。双方因协议取得的财产,应当互相退还。

此外,孟某在诉讼中主张,马某应承担配资利息损失。法院对此表示,该项主张缺少明晰的法律依据,同时为有力地惩罚违法行为,遏制场外配资违法交易,保障证券市场健康发展股票配资,本院对孟某的月息损失主张不予支持。最终,法院裁定:撤销二审裁定;马某应退还给孟某2624230.73元;驳回孟某其他诉讼恳求。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旭表示,新证券法加强了证券交易实名制要求,并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背规定,出借期货帐户或则借用别人期货帐户从事证券交易,从而将严禁范围从法人扩大到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对场外配资起到了釜底抽薪的作用。

曹旭还提醒,《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将场外配资业务定性为“本质上属于只有期货公司才能依法举办的融资活动”股票配资法院,“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场外配资合同从法律上全部定性为无效协议,按照无效协议进行相关后果的处置。

所以股票配资法院,无论是向个人配资还是向平台配资,投资者都要承当自己因使用配资而造成的损失。配资方也绕不开法律的约束。投资千万条,风险第一条,配资风险大,不碰为下策。

END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ggg.net/199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18883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