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老牌“股神”雅戈尔炒股壕挣百亿,忽萌生退意欲“金盆洗手”

自两当股份以后,2021年初,市场再次惊见上市公司“股神”,雅戈尔增持宁波银行套现100亿,狂挣40倍。严格来讲,雅戈尔“股神”之名已留传多年,只是近些年来稍显高调。

2月3日晚,宁波银行一纸“平凡”的增持公告揭露了“股神”神秘面纱的一角。

公告称,截至2021年2月2日,雅戈尔增持计划已施行完毕,共计增持2.9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4%。减持以后,雅戈尔仍持有宁波银行8.32%的股份。结合雅戈尔增持单价33.73元/股,雅戈尔套现金额逾100亿元。

值得一提的,雅戈尔集团持有宁波银行股份包含1.79亿股原始股股票配资,原始股投资成本不过1元每股上下,从近日宁波银行的股价来看,这一笔投资已跌超40倍。虽然雅戈尔后来又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宁波银行压低过成本线,但无论如何看,这一次投资宁波银行的利润都可圈可点,是“股神”手笔。

“股神”是怎样炼成的

雅戈尔的炒股事迹可溯源至1999年,从一介“萌新”逐渐成长为一方“投资大鳄”。

初期的雅戈尔投资模式的构建也是从不断试水开始的:找同业小额投资。1999年至2006年间,雅戈尔先后投资了华联商厦(已退市)、上海九百、上海时装股份、西安唐城百货、南京商厦股份、武汉欧洲贸易广场等,这类标的主要为服饰、百货、贸易类公司,与雅戈尔所处行业接近,雅戈尔先从自己熟悉的行业入手。

另一个关键的特点是雅戈尔的投资额都不大。1999-2006年,雅戈尔的股票投资额在公司当年投资支出中的平均占比仅为0.06%。且随着公司于2001年清空天津时装股份、2002年清空广州亚州贸易广场,投资支出由最初的45.49万元降至2006年的38.09万元。

这段时期,最能彰显其投资水平的一笔是,雅戈尔投资了中信证券。1999年,雅戈尔3.2亿元参投发起创立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获得9.61%的股份,位列第二大股东。这笔投资抢占了雅戈尔当初对外投资支出的一半,其初始投资单位成本为1.60元/股。2003年,中信证券上市,2005年股改,2008年复权,雅戈尔在中信证券的投资成本也降至约0.87元/股,成本极低。2007宁波的炒股公司,雅戈尔通过增持中信证券股份4506.56万股,实现投资收益达16.51亿元,占当初雅戈尔营收的一半。

宁波的炒股公司_炒股公司_宁波银行白领通 炒股

此外,雅戈尔期间还参与了3家金融企业和1家制造业企业的股权投资,分别是天一证券、宁波银行、交通银行以及广博股份。除了遭到违规经营的天一证券未上市,其他三家都顺利上市,雅戈尔获利匪浅。

雅戈尔投资风格的转变或发生在2007年,这一年也是蓝筹股的大股灾,沪指走出了6124点的盘中历史最高点,市场氛围突显到位了。而且,雅戈尔此前投资的宁波银行、交通银行以及广博股份均于2007年成功上市,雅戈尔的“腰包”也鼓了上去。

据雅戈尔2007年中报,公司当期持有9家上市公司股票,分别为百联股份、上海九百、中信证券、宁波银行、宜科科技(现联创电子)、广博股份、海通证券、金马股份及交通银行,其投资触角不在局限于自身行业,手笔也放开了。2007年其当期终账面值合计为167.44亿元,报告期合计损益为5830.18万元。也就在2007年,雅戈尔转让中信证券部份股份获得16.51亿元的投资收益,雅戈尔一战成名,成功从服装界火到“投资圈”。

除了上述长期投资的股票外,雅戈尔也开始尝试参与二级市场炒股宁波的炒股公司,其进军标的十分广泛,包括中国远洋、中国联通、工商银行等59只股票,买入金额合计2.28亿元。其中股票配资,42股实现正利润,17股巨亏,整体投资收益1809万元。别看赢利一两千万数字也不少了,但是依成本算,雅戈尔收益率却只有7.89%。另外,更扎心的,那一年沪指全年跌幅高达96.66%。

宁波的炒股公司_炒股公司_宁波银行白领通 炒股

不过此后成长上去的雅戈尔也渐渐找到了适宜自己的一种投资模式:以认购定增股、新股为主,在二级市场买卖流通股为辅。有一笔旧数据,2007年至2015年间,雅戈尔投资股票所获得的全部利润为123.16亿元,其中,通过认购定增股和股权投资获得的利润为118.19亿元,占比高达95.96%。由此可见一斑,适合雅戈尔稳健赢利的模式还是在认购定增股和新股。

“股神”雅戈尔准备“金盆洗手”

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曾表示,“我做了30多年服饰,利润都是一点一点积累上去的。但投资就不一样,一下子能够挣制造业30年的钱!”也许是真的“赚够了”,近两年来,雅戈尔多次表态,要逐步退出“炒股”股票配资,剥离投资业务回归主业。

雅戈尔主业是啥?服装。有“搞头”吗?李如成的回答是:有。

宁波银行白领通 炒股_宁波的炒股公司_炒股公司

2019年4月29日,雅戈尔公告称,为了实现价值最大化目标,公司拟对发展战略做出重大调整,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服饰主业的发展,除战略性投资和继续履行投资承诺外,公司将不再举办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

2019年5月20日,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在2018年度股东会议上低调宣布回归主业,“美国有阿迪达斯,德国有阿迪,雅戈尔也完全有实力成为这样的集团。”

李如成在股东会议上进一步分享其取舍的缘由,“公司这些年的投资有盈有亏,我们觉得近来几年(投资业务)存在很大的变数,主要有两方面缘由:一是证监会对股权投资退出的限制,退出越来越难,这给了我们很大压力;二是会计准则的变化很大,连伟大的巴菲特都搞不明白了,他一会儿巨亏五百多亿,一会儿又赢利六百多亿,因为股价的波动直接影响到收益,像雅戈尔这样的企业,很难去承受这些变动。”

“雅戈尔要用30年逐渐构建成世界级时尚集团。对未来发展的思路已清晰,就是潮流产业。其他无关业务该停的都停掉,该收的都收掉。”

宁波的炒股公司_宁波银行白领通 炒股_炒股公司

2021年1月29日,雅戈尔宣布出资28亿元筹建雅戈尔潮流(上海)科技有限公司。

理想看起来太丰腴,而雅戈尔也已迈出了坚定地一步,但服装业的现实却仍然肉感。

服装行业比的是哪些,永远是品牌和销售。目前的市场来看,国外企业控制着上游的纺纱开发和下游的服装设计,在市场上产生了强有力的品牌效应,如老爷车、阿迪达斯、华伦天奴、耐克等不一而足。而国外的订单由于没有国际品牌的支持,价格在与她们的竞争中急剧缩水,毛利越来越低。另外2020年疫情爆发,大家多数时侯选择宅在屋内,对服饰的需求进一步减小,国内的服饰产业目前活脱脱身处“寒冬期”,再加之电商直播线上的冲击,服装业又将面临新一轮淘汰洗牌。无法解决品牌和“新销售模式”的疼点,我们的服装业连维持目前的市场格局都稍显困难。

再回到雅戈尔自身,早在2007年,雅戈尔就确立了服饰、地产、投资“三核驱动”的战略。从其2020年度业绩预告中也可以看出“三核”这一点,2021年1月30日,雅戈尔披露了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度完成产值约110.3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约1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71.5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80%。

其中,时尚服饰蓝筹股完成营业收入约58.3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约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0.14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地产蓝筹股完成营业收入约51.9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约1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6.6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3%。投资业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44.7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203%。“三核”还变得比较平均。

从上述数据来看,要锯掉“地产+投资”业务的雅戈尔,堪称“自断一臂”“自废武功”,营收直接就要降一半?而目前公司服装业的贡献怕是一时又无法撑起当前公司总市值,雅戈尔将再陷“转型宫缩”,至于公司未来能够真正“浴火重生”,或只有交由时间来检验了。

END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ggg.net/224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18883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