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交易工具]超低利率令德国公司发债忙,苹果公司也参与,发债居然能“赚钱”

最近,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一度涨至2016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长短期美债收益率倒挂其实早已弄成“家常便饭”。趁着日本国债收益率急剧下行的好时机苹果公司炒股,美国企业热火朝天地发债。这不苹果公司炒股,就连手握巨额现金的日本苹果公司也打算发债。

为何发债?

据海外媒体报导,苹果公司在其官网投资者关系上公布了一条最新消息,公司计划发行3年期到30年期不等的公司债券,但并未透漏具体发行的转债数额,这是该公司自2017年11月以来首次在转债市场欠款。海外媒体推测,此次发债融资规模最高可能达到70亿美元。据悉,苹果公司计划将转债利润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包括股票回购、股息支付、营运资金融资和竞购。

根据最新的财报,苹果公司手头有现金和有价证券2106亿美元,比2018年第一季度的2851亿美元高峰增长了26%。坐拥超过2000亿美元现金的苹果公司堪称全球上市公司中的“富豪”,这家颇为充裕的科技大鳄也疏于发债,到底是为何?

低廉的融资成本环境可能是苹果公司发债的重要考虑。

据悉,苹果这次发债调低了发行收益率,30年期转债的发行收益率比日本国债高约103个基点,3年期转债的发行收益率较美债折价35个基点。当前,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处于1.47%左右,美国公司的融资成本也急剧下行,投资级企业债的平均收益率仅为2.79%。

可以如此算一下:苹果公司将为其30年期转债支付约2.99%的月息股票配资,相比之下,该公司在2015年销售的30年期转债支付的利率为3.45%。发行15亿美元的转债,相当于每年节约逾700万美元的月息,三十年将节约超过2亿美元。

显然,这对苹果公司而言是一笔颇为实惠的交易。尽管公司现金储备规模庞大,但有相当一部分都在海外,若要把它们转到英国,公司就须要支付35%的税率,即使现金的汇回税率也达到15.5%。对于寻求更高收益率的投资者来说,苹果公司的转债颇有吸引力。毕竟,苹果公司发行的债券收益率比国债更高,且2000多亿美元的现金储备足以令其维持高信用评级股票配资,违约风险有限。

“苹果公司在收益很高的情况下发行转债,以此努力维持净现金头寸。”Columbia Threadneedle时任基金总监Tom Murphy曾在2017年2月初这样评价苹果公司的发债动机。庞大的现金流通过发债融资进一步扩增,增强了苹果公司维持其巨额股东现金回报计划以及股票回购的能力,从而在公司产品销售疲弱之际提高公司股东和二级市场投资者的信心。

(苹果公司今年以来的股价走势)

今年4月,苹果公司将股票回购计划的规模从1000亿美元降低至1750亿美元,其中的782亿美元回购已在6月之前完成。股票回购计划推动苹果公司股价急剧下降,市值多次突破1万亿美元的整数关口。截至本周三午盘,苹果公司股价报209.1美元,较1月3日的最高位高出50%。

企业扎堆发债全球利率究竟会多低?

苹果并不是惟一一个捉住这个千载难逢机会的公司。

就在本周二,有创纪录的21家日本投资级公司债券选择发行债券,共计欠款270亿美元。到了周五,又有超过十几项发债交易正在进行,本周以来的日本企业债券发行量已达到540亿美元。

本周二,迪士尼公司也发行转债,最长期限历时30年,收益率比日本同期国债高出0.95个百分点。据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部门LCD的数据,这打破迪斯尼公司在2016年7月转让30年期转债时所设定的3.197%最低纪录。

美国迪尔公司在同三天以2.877%的利率转让了30年期公司债券,收益率创历史新低。

9月一般是发行日本中级公司债券的最忙碌月份,美银美林预计,仅仅9月就将有1200亿至1300亿美元的公司债发行。不过,目前日本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高达74%,创历史新高。企业资产负债率也升至历史峰值股票配资,多数行业的资产负债率都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前低点。

(截至9月5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对比)

国际清算银行跟踪全球38家央行动态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球各地货币决策者合计加息幅度已达13.85个百分点(阿根廷央行因为管理货币供应方法不同未被列入估算之中)。鉴于利率水平四处都在下行,债券收益率也是紧随其后亦步亦趋,逐利行为的结果就是投资者将被迫把资金投向年限较长的转债,并且为追求回报而甘冒更大的风险。

END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ggg.net/45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188830909